loader-image

获东京短片电影节邀请 欧萱首掌镜介绍夜晚东京

夜景不易拍,欧萱每天忙到凌晨两三点才能休息。

如果你这个月中恰巧在日本东京,又恰巧看到一个长得很像欧萱的女生爬高蹲低的拍东西,不要怀疑,那就是她。

《联合晚报》早前报道,欧萱首部自编自导自演的短片《记·意》(The Last Entry)入围东京短片电影节(Tokyo Short Shorts Film Festival & Asia 2018)“最佳短片”。她还受邀参与Tokyo Cinema Ensemble(短片电影节和东京都政府合作项目),为大会拍摄1分钟短片,以她的视角来介绍东京。大会只邀请了三个电影人参与拍摄,一个来自西班牙,一个来自加拿大,欧萱是唯一亚洲的代表,让她感到非常荣幸。

欧萱5月中向《千年来说对不起》(简称《千年》)剧组请假三天到东京完成了拍摄,来去匆匆,她受访时说:“我坐半夜的班机飞东京,抵达当天下午就开工,整个行程非常赶。”

大会设定了早晨、日间和夜晚三个主题,欧萱被分配到夜晚,被安排去一些景点捕捉她眼里的夜晚东京。

虽只是1分钟的短片,但她每天都花五六个小时取景,除了去主题公园、电影博物馆还搭上游览巴士和船,从不同的角度解读东京。

第一次掌镜的她觉得有趣而且获益良多,“虽然有专人从旁协助,但都是我自己拍摄,我非常享受整个过程,这是很新的体验,也是我在新加坡不会做的事,学了不一样的东西,例如镜头的运用等等。”

夜景本来就不容易拍摄,加上在巴士和船上会摇晃,相当考验她的拍摄功夫,而她拍摄的那两天都搞到凌晨两三点才能休息,回新后再用一个星期剪辑,把完成品交出去。

幸好她的用心并没有白费,主办方对她呈交的作品非常满意,让她既开心又兴奋。

刚跨界当导演和摄影师就收获满满,问欧萱会不会因此转向幕后发展,她说:“我很享受,也一直想慢慢转向幕后,除了尝试写剧本,我也在筹备下一部短片。”

但她并不会放弃演戏,“遇到有趣的角色和剧本我还是会演的。”

6月赴日参加电影节

《记·意》入围东京短片电影节最佳短片,欧萱将赴日本出席6月17日的颁奖礼。

她感谢哇哇映画再次让她请假,“他们很支持我,也为我开心。”

问及得奖的把握,欧萱一派轻松地说:“我没想那么多,入围已经是很大的鼓励。我参赛也只是想吸取经验,结果还受邀拍短片,那已经是很大的收获。我出席电影节主要是想去见识一下,乘机去看看其他人的作品,顺道认识更多的电影人。”

不知王传一已婚

欧萱在哇哇新作《千年》中和“孙悟空”王传一有段暧昧情,王传一日前爆出已婚即将升级当爸爸,但欧萱表示之前并不知情。

她说:“他对私生活很低调,而我不是会去多问的人,所以是新闻报道出来之后,我才从工作人员那里知道他结婚了。”

她透露两人合作愉快,“他挺好聊也挺调皮的。”

欧萱虽然是《千年》现代版的主角,但也会有一些古装的戏份,让她过过古装剧的瘾。

她2008年曾参与新中合资剧《少林僧兵》,以古装造型出镜,所以这并非她第一次做古装扮相,“但第一次看到黄俊雄、方伟杰他们的古装造型,觉得挺有趣挺可爱的。”
 


Related Posts
Tapping her biggest regret for her directorial debut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 [caption id
International directors and cast members share their messages, and young stars charms audience
Day 4 at Shidax Culture Hall in Shibuya The pro
Four female directors extol the virtues of short films in presenting new points of view
The red carpet at any film festival is known for s